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邰建平的博客

天南地北古往今来皆文章 侧重内心感受的独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的幽灵,一个无病呻吟的精神病,一个乱打抱不平的噘嘴驴,一个独往独来的苦行僧。 先前在新浪网的博客地址已经作废,在那放着早已荒芜,不用去啦! http://blog.sina.com.cn/u/1173659972

网易考拉推荐

26年前是怎样玩感情的(一)  

2006-12-14 15:25:38|  分类: 人生首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就于19801月,原名:《简单的恋爱》)

  序

 

我这篇文章,写成于19801月。当时写它,是因为我生活中遇到了石傲这个人,而他对生活有着自己的看法和处理方式,当时对我的启发很大,使我有一种想把围绕他而产生的当时年轻人的生活观、价值观和恋爱观从一个小小的侧面以小说的形式记录下来自己看的冲动。基于这个想法,我的处女作就在我离开工厂后从79年的年末动笔而陆续写出了。

这次把它发到博客上,除了个别的错别字与标点符号作了改正外,没有对其他部分做修改,包括观点、层次和段句结构;即使对病句也没有做修正,为的也是让大家看到当时的我是怎样的幼稚。

希望它能给大家带来点时代的气息。

 

   

石傲的年岁还不算大,刚刚25岁,满满24岁。这岁数使人处于青春的老练成熟期间,这岁数也可以看作是用无数次痛苦的挣扎、失败、成功而积累起来的。每逢一次失败,他就长了些智慧,滋生了少量的脑汁。随着脑容量的增加,他凡事成功的次数也直线上升了。

赶上了一次好年头,他终于抛弃了三年多的集体户生涯,大踏步迈进一家全民所有制工厂。在尚未分配进厂的前几天里,他的心中充满了阳光,喜形于色。开言便使人趣味即生,闭言也是一副信心十足的神气。活泼与诙谐构成了他那独一无二的诱人性格,使同伴们一下子差不多全被他吸引过去。

无论是谁也不可能一下子使所有的人都成为自己的朋友。石傲也不例外。随着时光的流逝,象浪淘沙一样,最后剩下了贵重的金子,几个知心朋友显露在面前。朋友之间无话不谈。就是在平常人的面前,或是在朋友的面前,他也总是夸耀:“燕明、艾亮、士仁,是我最知近的人,除了他们几个,我与其余的人都是一般关系。”工厂的生产很忙,他们几个虽是一同进厂,但却没有分到一个车间内,同厂却不能常见面。

熟悉工厂生活并不是件难事。时间虽短,却也很快地适应了环境,没有什么再值得操心的事。俗话说:“闲饥难忍”。的确啊。

燕明有一天晚上前去石傲家。他们兴致勃勃地谈了许多,彼此心中更加有了了解。有一天,两个人又见了面。燕明离老远就喊:

“石傲!站住!”

骑在自行车上的石傲闻声见是燕明,放慢速度问道:

“你到哪儿去,燕明?”

“没事,散散心。你呢?”

“彼此彼此,”石傲顿了顿:“走,上河边,有山有水尽情欢哪!”

“好嘛!”燕明乐不可支。

俩人一路聊着,到滔滔的大河岸边,下了车。石傲脱下的确良白色衬衣,只剩下尼龙丝鸭蛋皮色短袖衬衫,在温热的阳光照射下,漫步走去。燕明随之而来。这一次他们谈得很多,很有兴致。

石傲问:“你今年二十几?”

“二十三。”燕明莫名其妙,望着他。

“还没有女朋友陪你消磨时光吗?”

“喝,我想还没想呢。”燕明顿了顿,反唇相讥道:“你也是个光杆。不然,就会有一个女人来代替我陪伴你。嗯?”

石傲脸上现出无限感慨的样子,扬起脑壳向河对岸的山包扫视一眼,然后长嘘了一口气,叹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说完这句话后,他又沉默下来,似乎沉醉于当年的无比欢乐幸福之中。

“曾经有一位‘拉菲克’同我度过了相当一段时间,唏,真幸福。唉,后来棒打鸳鸯两分开了。”

燕明听到这里,好奇地问:“是你们户的吗?”

“嗯,姓赵。”

“那后来为什么吹了?”

“她父母不同意。通过几件事,”石傲忽然咧嘴一笑:“真凑巧,我打了几次仗,都让她父母知道了。怕姑娘跟我受气儿,硬别黄了。”

燕明不禁替他惋惜,怒道:“她妈的,自由恋爱,管她父母做什么!”转念又一想,“嗯?是了,还怨她意志不坚强!”

石傲连忙说:“不行啊!强扭的瓜不甜,终身大事必须把它办的十全十美,她自己无法作主,我也必须征求她老人的同意才行。不然以后终究是麻烦事。”

话虽是这样说,然而听者再意,从这几句话里,他发现石傲办事处处留心仔细,未免有点老奸巨猾;虽然公开地在为他的女朋友开脱,却流露出一种喜新厌旧的性格。

人们往往就是这样。初恋使人的慈善感情更加善良,对待恋爱也态度老实忠诚,能够始终如一,忠贞不渝。可是如果有一方翻悔,两人的事情从此完结,造成他们之间的尴尬隔阂,老死不相往来事小,从而使他们一生中最起码两次恋爱所造成人的老奸巨猾、玩世不恭事大。经过痛苦的悲欢离合,从中吸取了经验教训,人们也就养成了喜新厌旧的爱好。一切悲剧由此而产生。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石傲现在一付悔恨的样子,说完还咧了咧嘴角,自嘲地嘿嘿笑了起来。

“你的岁数也不小了,有何打算?”燕明问。

“唉—!”石傲似乎除了叹气,再没有什么可表达感情了:“现在我的环境、处境太不利了。机械行业,一天油脂麻花,谁跟你?再者说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哪个年轻的姑娘会来光顾?燕明,难哪!我争取到另一个理想的工作单位去,那么一切都会顺利。”

燕明一想,似其然,似其不然。假如机械行业找不到对象,何曾见过“光棍工人”?岂有此理!荒唐透项。然而出于面子问题,又不好驳他,并不是不坚持自己的观点,而是他发现石傲身上有那么一种“深谋远虑”的明见。

时光已是过午,辛辣的太阳光直射下来,给初春的大地以万物蠢动的便利。触景生情,两个工作上失意的年青人,沿河缓慢徘徊,相互描绘今后生活上的可怕。

雄鸡长啼,曙光渐近,小小的城镇上空聚起了一层饮烟,逐渐人声嘈杂。沉静了一夜的街道上,繁忙的人们往来疾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几天来石傲、燕明仍是那么枯燥、忙碌,早上班晚回家,一连几天没有见面,彼此间又有新的议论等待面谈了。

由此可见:

难忍闲饥百不拘   谈情说爱补空虚

 

 

 

晚饭罢后,闲无聊赖的燕明来到了石傲家。老朋友几天不见,煞是亲热。

(返回接下期二:

http://blog.sina.com.cn/u/1173659972)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