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邰建平的博客

天南地北古往今来皆文章 侧重内心感受的独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的幽灵,一个无病呻吟的精神病,一个乱打抱不平的噘嘴驴,一个独往独来的苦行僧。 先前在新浪网的博客地址已经作废,在那放着早已荒芜,不用去啦! http://blog.sina.com.cn/u/1173659972

网易考拉推荐

26年前是怎样玩感情的(四)  

2006-12-14 15:31:48|  分类: 人生首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青年工人所遭到的冷遇。

过去,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了。石傲虽然心如死灰,却也在闲谈中时时提起A姑娘。可以看出在内心他并没有完全忘掉他所追求过的人。有时,瞬间的会面、喜剧性的小误会,都会成为他和燕明乃至艾亮、士仁谈话说笑的主要话题而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新的突破还在继续中,并没有因为偶然的一次失恋而使人灰心丧气。从这点看石傲永远是一名信心十足、百折不回的人。

既然低贱的工人不配与地位高一点的姑娘交朋友,那么工人与工人总该没有什么阻碍了吧?石傲又开始了大胆的尝试。多见多恋本来就是他天生的属性,将这种天赋有条不紊地表现在生活之中当然是无可非议的。

这一次就不必去冒险了。反正在一个工作单位,一天要见好几面;不妨慢慢感化她们,借机探明她们的内心世界。这也是在石傲一生中的宏愿之一。

这条路是比较容易走的。狭路相逢最易引起人的注意力,也最易给人印象。好,不要放过这种机会。见面不能只是单纯的寒暄几句,而要纠缠住聊些别的什么。这不就使她感到她遇上了一位知己、一位不是那么庸常的人吗?

平时也尽量接触她们。这个也比较容易。一天之中找些借口来到她们周围谈天,不也能引起她们的注意吗?特别是这些年轻女子,正在寻找对象的妙龄,对一个小伙子在身边出现一定是十分敏感的。

对在自己身旁工作着的姑娘直接接触,那是不乏话题的;对搭不上话的姑娘采取吸引注意力的做法,这种战略战术同样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以致他经常得意忘形地向燕明吹嘘。

工夫不负有心人,他向燕明也没有白吹。屈指可数的几位厂内姑娘,的确都对他发生了好感,个别的还对他产生了兴趣。

倒霉极了的B姑娘误入陷井。她是从侧面被吸引过去的。潇洒的风度,娓娓的言语,便使她完全被征服。而这热情越是升高,就越是被压抑,也越是难以控制。终于有一天迸发出来了。

可是B姑娘真是不幸。她还不明白,对于象她这样的长相、这样的个头的人,是不配与石傲谈爱的,只可将欢心封闭在胸腔,最多也不过些许流露出来一点。可是她被石傲弄昏了头,竟然不顾一切地要人将她的痴情传达过去。结果不但没有遂愿,连那位“月下老”也给受了一顿奚落。

石傲呢?他大概没有注意到B姑娘,或没有深入研究过她,只不过把她仅仅当作一个在册的人,一个与别的几位姑娘一样需要充当他的研究对象、但又不是最标致、因而也就不成其重点照顾的人。况且B姑娘四肢还有些不甚入眼,相貌极其一般。试想一个漂亮小伙子被这丑陋不堪的人堂皇皇托人来说亲,传出去岂不大伤元气?!也就是因为这,使他对B姑娘的冒昧举动大为恼火。他当即就紧张、飞快地思考,权衡利弊:

“虽说我的考察工作进行了不长时间,可眼见得现在是初见成效了。B姑娘的登门探访,说明此项判断。而我并不能就此罢战。还须趁热打铁。为了证实是不是所有的青年女工都倾向于我,我是不是应该抛弃所有的工人姑娘,这次绝不能答应她。如果为了开心,先应承下来倒可以,反正我多的是脱身之计。可是如果掉以轻心应允了她,那么无疑我将失去所有的姑娘。我苦心经营半年之久的计划就会完全白费。对,可以利用她警告一些不自量力的痴女,免得再闹出类似的事件。”

就这样,他毫不客气地给人家吃了个闭门羹。为了证实他的确是姑娘们注目的非凡的人,他有时对人讲起这事,颇有一副气喋喋满不在乎的傲慢姿态。就好似B姑娘给他涂上了一层黑,使他黯然失色。

可是燕明却微妙地发现,姑娘们不久就知道了B姑娘的失意,她们对石傲不但没有厌恶,反而比过去更加尊敬,就象尊重一个十分有正事的大哥哥。但这万分敬重的背后却透露出薄视,嘲虐,窃窃讥笑。有几次见过她们中的两个或三个在一起同石傲聊天,只听见石傲一个人在发表什么演说,她们在一旁只是象恭敬的小学生在服顺地倾听严师的教诲,表情是那么一丝不苟,笑容可掬,象时钟一样地不停准确地附和着,在表示完全赞同的见解。

有一次燕明去石傲车间找他,正赶上他正在一群聚精会神的姑娘中间发表议论。那气势真是慷慨激昂、表情严峻,听话音象是电影演员正在苦苦练习给影片拷贝配音。

燕明找他到一旁,匆匆地结束了要谈的话,临分手时细心地发现石傲刚才的那种神气情势不知丢到什么地方去了,看走路的那可怜样子,真象一棵久旱盼雨露的枯萎秧苗。

心直口快的燕明很是好笑,径直来到艾亮车间,艾亮正在修理锅炉,忙乎得满头大汗,见燕明从外进来,忙擦了擦手让坐。燕明开门见山地将他刚才的新发现告诉了艾亮。艾亮笑了:“嗬哈,石傲那东西目的不纯哪!真有意思,逗A姑娘没成功,又来逗这帮小姑娘了,这小子离了女人就得死呀!哈哈哈!”

燕明听他怎知道A姑娘的事呢?忙向艾亮询问起来。

原来,石傲并未对A姑娘忘情,毕竟A姑娘还给他回过信啊!A姑娘的工作单位石傲常去光顾。有时还碰巧能和她亲自打打交道。可是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却从不交谈,这也许是因为两个人曾有过那么一段奇特关系吧?久而久之,同A姑娘要好的姑娘们就有些看出点蛛丝马迹来了,A姑娘也吞吞吐吐地公布了全部情况。恰好艾亮与其中一个人是同学,那个同学就通过艾亮打听石傲的情况。艾亮起初还以为她是想和石傲搞对象,后来才听她说起A姑娘一事,并说A姑娘正在暗地考察石傲,希望得到他的全部真实情况。如果果然是个有灵魂的人,那么断弦再续的大权是操在她手里的。这一点A姑娘充满自信。

燕明得知了这一消息,不禁感叹:石傲真算是本事高强!他虽说还没有使哪个姑娘就范,可眼前的两桩事足以使他的智慧显露在庸碌的群氓之上。这也使燕明明确一点:石傲真的没有让宝贵的青春白白浪费掉,可谓充分利用!这倒没有食言。燕明不得不赞佩石傲的这种才能高超。他使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数以群计的姑娘们都注意到他,并且为他的风采所吸引无遗。

正是:

鲜花开放蜜蜂来,蜜蜂见花就要采;

无蜂鲜花不开放,鲜花蜜蜂分不开。

 

 

 

残秋一闪即过。茫茫的冬季伴随着雪花飘摇而来。工厂更显得毫无生气了。诺大的场院,到处是炉灰、废铁,就连墙角人们不注意的地方,二年生的蒿草也挤在那,象是炫耀自己的长命。

又一个好消息从石傲的薄薄嘴唇传到燕明、艾亮、士仁的耳朵里:“我已经开始办工作调转了。”朋友们当然为他高兴。特别是一点值得人们佩服:当前工作调转是最困难的,因为到处是人,所有的机关企业、厂矿单位完全额满,有多数还超编,乡下无数知识青年在等待招工回城,学校中还源源不断地向外输出大量毕业生,留城社会青年还待在家里等候安排……。总之,调转工作是亟困难的。向何处去呢?地方自然是有的,办手续也是容易的,这就不能不使人惊佩。为什么呢?石傲自有高论:

“我一来到这令人头疼的工厂,一走上我的岗位换上黑黑的工作服,就感到象是走进了一个死神的世界。脚踏着肮脏的地,眼望着油和铁的混合物,耳听着各种机床的旋转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