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邰建平的博客

天南地北古往今来皆文章 侧重内心感受的独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的幽灵,一个无病呻吟的精神病,一个乱打抱不平的噘嘴驴,一个独往独来的苦行僧。 先前在新浪网的博客地址已经作废,在那放着早已荒芜,不用去啦! http://blog.sina.com.cn/u/117365997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笔) 黯然的母亲节  

2008-05-11 20:11:26|  分类: 今日之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在博客消息中看到母亲节的一些征文公告。想写,一直未写。

        母爱永别于我已11个年头了。

        母亲爱喝酒,是为治多年的腰腿疼用酒作药引而形成的酒瘾。虽然有时我能喝半斤老酒,却每每要吐掉——而母亲不会。酒后的母亲更慈祥,虽然她在更年期发作的那几年里常常是酒与泪并流:心身疲于我那残疾哥哥,为药费愁白了发。爸爸每到这时,都是三缄其口不与母亲继续争辩,怕她那颗脆弱的心再遭重创。

        母亲一生没有住过医院,尽管她心脏不太好。每当我从我那下乡的鹿场集体户买鹿心回家时,母亲都笑逐言开,翻出朱砂蒸来吃,边吃边说:“这鹿心就是比猪心强!”

        母亲穿着硬底鞋。在一个饭后的中午,我目送她蹒跚地走出厨房,就回身收拾碗筷。一声巨响传来,她那硬底鞋与那卧室的硬地砖发生了冲突——母亲重重地摔倒了——手里还拿着漱口杯,胯骨骨折。

        那声巨响,母亲那手揣茶杯努力想挣扎而起的一幕,还有那双穿在母亲脚上的硬底鞋,我永远忘不了。

       我家家境不好,虽然我有兄弟姐妹各一个,但因哥哥少年残疾不能尽大孩子为家的义务,我却为家付出了所能付出的一切。所以在母亲临终的前两天她当我的面对妹妹说“我对不起你二哥”的那一刻,我强颜欢笑才忍住了泪水。

        爸爸先于母亲一年过世,他在我怀中咽下最后一口气,象是叹息人生的不易;现在母亲也急急追他去了,是在思维混沌却又似曾清醒中突然紧捏一下我的手然后离开的,象是对子女们挥手向人间作最后的告别。

       父母虽然没有留下什么遗产,却更没有给子女留下任何的负担:路,要靠我们自己走好。

        我还是忍不住在今年的母亲节,写出了对母亲的思念,不是为了参赛。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